返回

巴山剑场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一百三十七章 真正的胜者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我们推出小说APP了,100万小说免费看;各种乡村、言情等爽文应有尽有。无广告、云书架永不丢失、真人语音听书更刺激!点击下载安装APP》》》

一秒记住【追书帮 www.zhuishubox.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一辆黑色的马车出现在长陵的某条长街之中。

    在这寒冬里,马车没有车门帘,它甚至都没有车窗。

    因为马车里的人需要整个城都看见他的存在。

    沉寂许久的夜枭出现了。

    他身穿着单薄的黑衣,在将近年关的寒风吹拂之中,他却丝毫不觉得寒冷。

    他的身体很热,心很热,眼神也很热。

    他喜欢穿黑衣,是因为像他这样的人物,绝大多数时候都是在黑夜里行走。

    他们做着很多见不得光的生意,做着很多贵人们想做却嫌手脏的阴暗活。

    在黑暗里穿黑衣,不会太过引人瞩目,活下来的几率会更高一些。

    不管操控着多少江湖人物的生死,像他们这样的人物在长陵那些真正的权贵眼中,都依旧是上不得台面的。

    夜枭很清楚那些贵人们的心中所想。

    他也很清楚对于他和许多像他一样的人物真正想要的是什么。

    在黑暗中行走的人,血液中绽放出的花朵,反而最渴望的是光明。

    有许多人从黑暗之中走了出来。

    他们出现在夜枭前行的街道两侧。

    夜枭的马车在到达他们的身侧时,便会略作停顿。

    “杀了这间院子里的人,这间院子便归你。”

    “今后这间铺子的生意,属于你的。”

    “你今日在这里杀人,不会有人管你。”

    他很简单的对着这些等待他的人逐一的说简单的话语,然后行走。

    冬日暖阳里,越来越多温热的鲜血在长陵的各处流淌。

    墨守城今日没有在自己的家中。

    他在城中的一座角楼上。

    他静静的看着一道苍白色的星火从这座雄城一端的高空出现,然后掠过这座城,并没有坠落在这城中任何一处。

    他静静的看着夜枭的这辆马车行走,看着很多人死去。

    他没有表达任何的意见。

    因为此时这座城的权力分割,此时南宫门阀的消亡,不需要他的任何意见。

    这是皇宫里那名辛苦的熬着的老皇帝和城中其余权贵的意见。

    从今日起,胶

    东郡算是真正的在长陵占了一席之地。

    但在他看来,最大的胜利者并非胶东郡,而是皇帝的长子赢武。

    这是皇帝对赢武的认可。

    这名皇子的隐忍和苦心经营,在这一年年关到来前,获得了足够的回报。

    皇帝从那个看不见的篮子里,分给了他更多的鸡蛋。

    同时,他以今日南宫家的流血,再次提醒城中所有的权贵,他才是这城中唯一的主人。

    那些超过他划定的规矩的贵人,便随时会被这城中的有些人取代。

    比如夜枭。

    就在这时,墨守城的眼中出现了异样的光亮。

    几名年轻人出现在了他的眼睛里。

    王惊梦也出现了。

    在此之前,他虽然在破境之决中轻易的击败了何休,这一战甚至事关长陵气运,对于整个长陵而言,这一战的重要程度甚至超过王惊梦之前的任何一战。

    王惊梦让诸多修行者的随之破境,也让他在长陵整个修行者的世界里拥有了难以想象的地位。

    原先是很多年轻的剑师服他。

    现在是很多古板的,年长的剑师都服他。

    只是修行者在整个长陵毕竟只占极少数,这个城中,大多数都是普通人。

    任凭破境之争传的神乎其神,对于绝大多数普通人而言,毕竟不如刀光剑影好看。

    所以在很多人的潜意识里,王惊梦都已经很久没有和人一战。

    ……

    王惊梦出现在了重山剑院的门口。

    他现在在整个长陵是万众瞩目的对象,所以即便谁也不知他今日的目的,在他出现在重山剑院的门口时,重山剑院的诸多剑师已经知道了他的到来,很多人甚至已经在剑院的门口等着。

    王惊梦和林煮酒等人的身后,更是已经赶集般密密麻麻跟了很多人。

    这些寻常的民众之前甚至已经从林煮酒等人口中得知,今日王惊梦是要比剑。

    温鱼容是重山剑院的院长。

    他在剑院门口等着王惊梦。

    王惊梦对他行了一礼,他也认真躬身对着王惊梦行了一礼。

    然后他看着王惊梦,道:“你想找谁比剑?”

    “我想找贵院赫连重莲比剑。”王惊梦认真道。

    温鱼容倒是没有多少意外,他只是问道:“今日就要比么?”

    王惊梦道:“今日就想比。”

    温鱼容点了点头,道:“那就在我们这剑院比?”

    “是。”王惊梦点了点头,道:“我今日一共挑了七家剑院,分别在长陵城中各处,如此一来,只需在各家剑院比剑,但城中许多人都有机会见到。”

    温鱼容震惊起来。

    他性情原本就很温和,当王惊梦在长陵城中最初出现时,他便是属于很欣赏王惊梦的修行者之一。

    他当然会尽力促成王惊梦的比剑。

    赫连重莲是重山剑院最出色的年轻弟子,她虽是边地游民的子弟,但在用剑上却有着与生俱来的天赋。

    他原本觉得赫连重莲若是和王惊梦一战,也会获得不错的好处。

    然而此时,他却是心情骤然凝重起来。

    王惊梦竟是想要在一日之内连战城中七处修行地,连战七名剑师。

    这样的气魄,只能说明他自信可以获得任何一场公平对决的胜利。

    但关键在于,他很担心赫连重莲作为七名剑师之一败在王惊梦手中,会不会对她的信心造成长远的影响。

    “抱歉。”

    他看着王惊梦,认真的轻声道:“我不能替赫连重莲答应,这一战需要听取她的意见。”

    “老师,我愿意和他比剑。”

    也就在此时,一个声音从剑院内响起。

    一名肌肤黝黑的高个女子出现在所有人的视线里。

    她的声音带着很明显的外乡口音,但是她执长陵之礼。

    她对着王惊梦躬身行礼,认真道:“敬请赐教。”

    “多谢。”

    王惊梦认真回礼,他转身看了一眼,道:“若是可以,就在这剑院门口一战,你看如何?”

    “老师,可以么?”

    赫连重莲看着温鱼容,笑了笑,问道。

    温鱼容深吸了一口气,肃容道:“可以。”

    “我用飞剑。”

    赫连重莲看着王惊梦,道:“所以你说开始,便可以开始。”

下载本站app,《巴山剑场》看最新全本!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