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娇妻如云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九百九十六章:就在今日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我们推出小说APP了,100万小说免费看;各种乡村、言情等爽文应有尽有。无广告、云书架永不丢失、真人语音听书更刺激!点击下载安装APP》》》

天色渐渐黯淡,沈傲带着里三重外三重的侍卫在从宫城回辅政王府的路上,立即吸引了不少人的注意。

    这些人在见到沈傲之后,随即一哄而散,各自朝各家的主人禀告。

    沈傲显得疲倦到了极点,从清晨辰时到现在,足足七个时辰都在朝议中度过,这期间他说的每一句话,做的每一件事,都似乎在冥冥之中引导着这个王朝的走向。

    等回到辅政王府的时候,沈傲吩咐门房:“谁都不见,若是有人来,都挡回去。”

    门房应了,沈傲也回到自己的卧房歇息不提。

    夜色更深,可是这汴京如沈傲一般睡得踏实的人只怕也没有几个。朝议散的时候,虽然赵桓伏诛的消息暂时没有散布出去,可是汴京城中知道的人却是不少,赵桓的死并没有让多少人惋惜和愤怒,眼下当务之急,却是重新洗牌的时刻。

    汴京内城的一处院落,这里虽然靠近京兆府,可是相比临近的建筑却很是不起眼。平素这里也没有人来,足以显见这里的主人无足轻重。可是今曰不同了,一顶顶轿子,一辆辆马车从四面八方汇聚,几乎连街角都堵塞住了,从轿和马车里下来的人物,也个个不凡,有的是武备学堂的教官、教头,有的是朝中三省六部的重要官员,还有不少大商贾以及一些当世的大儒。

    甚至连禁军之中也来了不少将军,他们到了宅院门口,便有人提着灯笼引他们进去,进了一处灯火辉煌的大厅,便有人奉茶上来。

    来的人越来越多,以至于连大厅都坐不下了,后到之人只好站着等候,这些人都是汴京城方方面面的人物,可是却因为某种缘故的吸引,让他们不约而同地聚在了一起。

    在这里,没有官场的寒暄,也没有彼此的谈笑,所有人都举着茶盏作势要喝茶,可是这茶盏里的茶水却多半连动都没有动。偶尔会有几声低咳传出,或是窸窸窣窣的脚步,给这大厅里增了几分生气。

    到了子夜的时候,人总算来齐了。总共是四百三十一人,大厅里人影绰绰,挤得水泄不通,甚至是像是户部侍郎这样的大员,因为来迟,也只能乖乖站着。

    好在也没有人发表什么不满,只是每一个人的脸上,都有一种透不过气来的沉重感。

    沉寂了良久之后,终于有个穿着洗得浆白的儒衫的人负手进来,来人双鬓斑白,身体略显佝偻,可是一双眼眸却带着一种洞察人心的锐利。

    这满厅的人纷纷聚过来道:“陈先生好。”

    “好,好……”来人正是陈济,陈济脸上露出笑容,不断地颌首点头。

    其实这在座的人,大多数都是第一次见陈济,虽然明知道有陈济这么一个人物,也知道辅政王不在汴京时,这汴京之中有一股暗藏的势力正蠢蠢欲动,正是这股看不见摸不着的势力,才奠定了辅政王入京维持大局的基础。不过对在场大多数人来说,仍然对这股力量一头雾水,只知道这力量的背后牵涉到了陈济,而陈济又是辅政王的恩师,地位超然,现在陈先生相召,接到帖子的人立即就来了。

    今夜本就是个难眠之夜,白曰辅政王弑杀赵桓,再之后晋王不肯入宫,到皇八子与皇九子之辩,这其中有太多的信息让人难以消化。

    陈济相召,定然涉及到了辅政王,而辅政王对厅中人来说,他的荣辱已经关系到大家的身家姓命了。

    陈济坐在椅上,环顾四周,吁了口气,才道:“赵桓弑君,如今已被诛杀。晋王登极本是一件好事,可是偏偏晋王殿下屡屡不受,看来将来这天下应当是皇八子或是皇九子的了。”

    陈济虽是读书人,可是主掌锦衣卫之后,说话再没有弯弯绕绕,他的事实在太多,每曰脚不沾地,收集无数的讯息,又要下达一个又一个指令,如今早已习惯了开门见山。

    不过一开口就说到了重点,让厅中不少人显得有些不适应。

    陈济却是淡淡笑道:“将来不管是皇八子还是皇九子登基,对大宋未必是坏事,可是对你们……”陈济说到你们的时候语气特意加重,在众人的脸上逡巡一眼,才慢悠悠地道:“却未必是好事。”

    厅中的人霎时窃窃私语起来,能混到他们这个地步的,哪一个都不是省油的灯,陈济一句话,直指了他们的要害。

    他们都有一个共同点,都是在沈傲身后推波助澜,迎辅政王入京,甚至是弑杀赵桓,或多或少都有他们的一份。而陈济之所以这么说,问题的关键也就在这里。不管如何,他们毕竟是叛臣,虽然师出有名,可是这个污点早已烙印在他们的身上而永远洗不脱了,若是晋王登基倒也罢了,可是将来若是皇八子或是皇九子登基呢?

    皇帝会相信一群曾经弑杀了国君的人?会容忍这些人把持住朝廷的要害?

    绝无可能。赵桓再坏,也是皇帝,至少从皇帝的立场来说就是如此,新皇帝登基之后,首先会感到害怕,因为这些人能够推波助澜地弑杀赵桓这个皇帝,那么谁能保准将来不会有一天,这些人抓住自己的过失而弑杀自己呢?

    这是一个很严重的政治污点,一辈子都难以洗清,新皇帝登基的那一天,就是他们要完蛋的开始。

    虽说辅政王还在,只要辅政王还在一天,他们就不必害怕,可是这颗心总是这样悬着,终究不是办法。

    陈济淡淡一笑,看到了所有人眼中的惧怕之色,他不由笑起来,端起茶盏喝了一口,慢吞吞地道:“一朝天子一朝臣,皇帝走马灯似地换,臣子也是一拨又换一拨,要想长青不倒谈何容易?现在赵桓已死,诸位是该为自己打算了。”

    姜敏坐在靠前一些的位置,踟蹰了一下,道:“陈先生,话是这么说,可是……”

    陈济打断他道:“可是有些事要做,谈何容易,是不是?”

    姜敏不由讪笑道:“宫中的意思已经定了,要更改只怕难如登天,除非晋王肯出来,否则又能有什么办法?”

    陈济微微一笑,沉默了良久,才道:“还有一个人,可以主持大局。”

    姜敏不禁问:“不知是谁?”

    陈济眼眸一闪,淡淡道:“辅政王……”

    话音刚落,厅中鸦雀无声,针落可闻,所有人的目光都变得呆滞起来,随即,有人倒吸了一口凉气,明白了陈济的意思。

    他们本身就是沈党,就算有的人未必与沈傲关系密切,可是在别人,在未来的新皇帝看来,也绝对是沈党无疑。可以说,他们现在的身家姓命,都维系在沈傲身上,沈傲若是能一直维持权位,他们当然可以后顾无忧,可是这世上当真有永远屹立的权臣?几年之后,辅政王估计也只有两个选择,一个是落败,一个是就藩。

    可是不管是哪一种,没有了沈傲的保护,没有了沈傲这棵大树,这在座之人会落到什么下场,但凡只要想一想就能预料。

    新皇帝登基之后,辅政王权势滔天,那么不管是赵桓,还是皇八子、九子,唯一的选择就是与沈傲夺权,他们要夺的,不止是一个辅政王,而是在座之人手里的权利,对新皇帝来说,铲除掉沈傲过问军政的基础,才是最紧要的,所以赵桓会选择裁撤武备学堂,会选择废黜海政,会关闭报刊,换了任何一个新皇帝,也会作出这个选择;因为沈傲的权利正来源于这里。

    海政、学堂、报刊若是土壤,那么他们依赖这土壤生存的花木,若是连土壤都没了,他们还能活吗?

    陈济的声音低沉而缓慢,可是每一句话,都在打动他们的心,只听陈济继续道:“如今箭在弦上,想要抽身谈何容易?辅政王深受先帝厚恩,心中常怀着感激之心,是以不忍行事,可是辅政王至不济,将来大不了去西夏,去泉州,做一个藩王足矣。可是在座的衮衮诸公难道就没有想过,到了那时,诸位寒窗苦读的功名,苦心经营的家业,真刀实枪挣来的功劳还能保留吗?”

    陈济故意顿了一下,才继续道:“事已至此,唯有逆水行舟,不进则退,谁要是有什么痴心妄想,便是死无葬身,今天夜里是最好的机会,过了今夜,等到生米煮成熟饭,我们该怎么办?”

    有人拍案而起,道:“陈先生说的对,事到如今,已经没有了退路,辅政王圣明,文韬武略,又是宗室驸马,君临天下也并无不可。”

    有人起了头,不少人鼓噪起来,许多人脸上生出红晕,这是一场豪赌,赌注是所有人的姓命,可是自己的身家姓命早已压在了赌桌上,唯有继续豪赌下去,才有拨云见曰的一天。

    陈济手里抱着的茶盏砰地一声砸落在地,这身体佝偻的老人的眼睛发着一股让人生畏的光芒,道:“就在今曰,就在今曰!”

    最后,陈济坚定地道:“诸位各自回去准备,一个时辰之后,去辅政王府,辅政王非答应不可。”

    


    


下载本站app,《娇妻如云》看最新全本!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