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娇妻如云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九百九十七章:兵变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我们推出小说APP了,100万小说免费看;各种乡村、言情等爽文应有尽有。无广告、云书架永不丢失、真人语音听书更刺激!点击下载安装APP》》》

当天夜里,回到武备学堂的教官、博士们聚集在明武学堂里,韩世忠、童虎、周处等人落座,周处姓子最急,率先开口道:“事到如今,还有什么犹豫的?韩教官,是否现在吹号集结?”

    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在韩世忠的身上。韩世忠在武备学堂声望最高,又是步军科教头,隐隐之间,沈傲不在时,韩世忠已成为校尉的首领。

    韩世忠皱起眉,尚在摇摆,事情到了如今这个地步,他当然也知道不管是谁登基为帝,武备学堂要生存,唯一的希望,就是辅政王当国,否则任何人登基,都免不了生出忌惮之心。

    韩世忠深吸一口气,道:“韩某人活了半辈子,起于走卒,幸赖辅政王垂青,入武备学堂教导军事,如今已有五年,这五年来,韩某人与武备学堂朝夕为伍,已是离不开了,这一辈子,只愿与学堂休戚与共。”

    韩世忠的话让所有人沉默起来,他说的,岂不是跟大家所想的一样?

    入武备学堂之前,这些人的境遇并不好,是沈傲一个个将他们点出来,而如今,学堂已成了武人的圣地,而他们也是荣耀加身,桃李满天下。

    韩世忠正色道:“事情到了这个地步,韩某人也无话可说,来人,吹号吧。”

    呜呜……低沉的号声回荡在汴京城的夜空。

    校场上,一个个身影从营房中出来,飞快集结。

    一炷香燃烧过后,韩世忠起身离座,带着一干教头、博士从明武堂出来,黑夜之中,校尉们粗重地喘气,一列列看不到尽头。

    “随我走!”

    “走……”

    不需要过多的命令,只需要一句话,校尉们没有任何的疑惑,列队出了学堂,漫漫长街上,一队队校尉慢跑而过,夜间巡逻在街头的禁卫见了,大喝一声:“是谁夜间调动军马?可知道……”

    “校尉在此,滚!”

    禁卫们霎时消失得无影无踪,一路上,从各个长街上并行慢跑而来的校尉没有任何阻碍,月色下,只有一张张冷漠的脸。

    只半刻功夫,殿前卫信任指挥使朱志被人叫醒,昏昏沉沉地听到禁卫禀告,不由一愣,随即道:“校尉深夜上街?”

    “是,七八千人,都朝辅政王府过去,卑下们不敢阻拦,大人,要不要……”

    朱志的双目阖起来,淡淡道:“天子脚下,深夜惶惶,枢密院、兵部都没有接到消息,他们这时候上街,难道是要兵变?”

    “指挥大人,是否立即调动禁卫弹压?”

    朱志却是不徐不慢地摇摇头道:“弹压?他们是天子门生,是辅政王的心腹,今曰本指挥下了命令,明曰辅政王就要了我的脑袋。”朱志冷笑一声,继续道:“上报枢密院,要快,请枢密院的老爷们裁决吧。”

    飞马到了枢密院,夜间值堂的枢密院副使冯玉听了奏闻,却只是淡淡一笑,道:“没有殿前卫的事,回去告诉你们指挥使,这种事不是他想管就管得了的,安安生生等着就是,仔细自己的脑袋。”

    那传报的殿前卫又惊又疑,只好回去禀报了。

    送走了那殿前卫,冯玉淡淡一笑,高高坐在椅上喝了盏茶,再过一会儿,有个差役进来,低声道:“大人,马军司、步军司也动了。”

    冯玉嗯了一声,道:“辅政王那边有什么动静?”

    “什么动静都没有,陈先生那边,也有了动作。”

    冯玉道:“咱们的枢密使大人呢?”

    这差役不禁笑了起来,道:“枢密使大人一直与陈先生在一块儿。”

    冯玉也不禁失笑,道:“咱们也不能落后了,从龙之功,岂能甘居人后?叫人准备轿子。”

    差役答了,飞快下去。

    沉寂的汴京,突然变得热闹起来,一队队军马开始上街,负责内城卫戍的殿前卫察觉出不对,可是又不敢管,校尉、步军司、马军司倾巢而出,除此之外,无数的轿子、马车,还有徒步行走的行人到处都是。

    火把点燃起来,整个汴京城灯火通明,与此同时,最先抵达的武备校尉已将辅政王府围了个水泄不通。

    门房见了这阵仗,吓了一跳,壮起胆子大喝:“是什么人?可知道这是哪里吗?快快走开。”

    黑暗有人排众而出,一名教头道:“请辅政王出来相见。”

    门子有些害怕,可是看到对方是武备校尉,总算还是松了口气,道:“殿下已经睡了,早先已有吩咐谁都不见,诸位请回。”

    校尉们却没有动,有人大叫一声:“非见辅政王不可。”

    说罢,以韩世忠等人为首,一干校尉呼啦啦地冲进门房去,门子拦不住,只好大叫:“作反吗?你们要作反吗?”

    校尉刚刚冲进去,紧接着是马军司、步军司,再之后接踵而至官员、锦衣卫、商人、大儒。整个辅政王府,已是热闹非凡,好在辅政王的家眷还留在泉州,这些没王法的军卒开始挨着屋子冲进去寻人,最后,在后宅里,沈傲半梦半醒地被人围住,沈傲睁眼,看到屋子里黑压压的人,先是大吃一惊,等看到了韩世忠、陈济等人的面孔,才放下了心,还是不禁道:“深更半夜的,你们来做什么?”

    陈济跨前一步,拜倒在地:“微臣陈济参见陛下,吾皇万岁!”

    一名校尉不知从哪里寻来一块黄布,披在沈傲身上,沈傲大吃一惊,道:“你们这是要造反?韩世忠,你也和他们一起胡来?”

    韩世忠大叫道:“国家危难,社稷危如累卵,请陛下顺天应命……”

    满屋子的人一起跪倒,道:“请陛下顺天应命,泽被苍生。”

    沈傲连忙摇头,将身上的黄布扯下。

    九族至尊,对沈傲来说并非没有吸引,可是这种事,总要考虑一下,被人逼着算是怎么回事?再者说,男人,总要矜持一下才好。

    “大胆,你们疯了!”

    这时候,已经不是沈傲一两句恫吓之词就能制止的了,事情已经做了,若是沈傲不登基,这些人都是谋逆大罪,抄家灭族。事情到了这个地步,竟无人理会沈傲,陈济道:“来人,请辅政王入宫。”

    “本王不去。”沈傲大叫一声。

    童虎二话不说,从人群中蹿出来,要将沈傲从被窝中拉出来。

    沈傲无语,大叫道:“本王没穿衣服,还没穿衣服……”

    不知是谁道:“卷了被子走。”

    这庄肃的气氛,霎时多了几分冷峻不禁的欢快。

    沈傲只好道:“你们且先退下,本王先穿了衣服再说。”

    人群终于一哄而散,不过在沈傲的卧室之外,已经聚集了无数人,等沈傲穿了尨服出来的时候,以陈济为首,轰然拜倒在地,大呼一声:“吾皇万岁……”

    人浪如潮水一般起伏:“吾皇万岁。”

    沈傲叹了口气,道:“先帝尸骨未寒,你们为什么要做这种事?你们这是要本王背负这不忠不义的罪名。”

    陈济慨然道:“先帝若在,定能知道陛下此时的苦衷。”

    沈傲深吸一口气,无奈道:“事情到了这个地步,也只能如此了。”

    随后,数万大军拥蔟沈傲出了辅政王府,无数人在黑暗中高呼:“辅政王为天子,吾皇万岁。”

    大队里到了宫城外,殿前卫这边已是急了,不知该不该放人进去。放,就是从逆,不放,一旦辅政王当真做了天子,他们还是从逆,于是连忙叫人去枢密院、兵部请教,谁知到了兵部和枢密院,才知道扑了个空,问守门的人枢密院和兵部值堂的大人去了哪里,结果得到的回答却都是:“迎圣去了。”

    殿前卫指挥使朱志听到回禀,无奈苦笑,道:“放人。”

    宫门大开,军队倒是没有造次,只是由百官、军官拥蔟着沈傲入宫,城外的军马则是一齐大呼:“辅政王登基,永葆大宋……”

    如此大的声浪,惊天动地,宫中岂会一点反应都没有?景泰宫里,太皇太后听到了响动,大惊失色,连忙召敬德来问,敬德其实早就得知了消息,这从龙之功的名额里,也早给他留了位置,此时心平气和地道:“太皇太后,辅政王声名赫赫,臣民归心,全天下人都巴望着他站出来主持大局。”

    太皇太后的脸色霎时冷了,厉声道:“敬德,原来你也要造反?”

    敬德吓了一跳,连忙道:“奴才该死,奴才……奴才……”

    太皇太后叹了口气,听到外头的响动越来越大,不禁道:“事到如今,哀家一个妇道人家又能如何?连你都成了沈傲的走卒,哀家还能怎样?罢罢罢,去,把沈傲叫来。”

    敬德道:“奴才遵旨。”

    敬德连忙小跑着出宫,后宫这边也是乱糟糟的,不少内侍、宫人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一个个神情紧张,好在没有乱兵冲进来,只是听说辅政王已经入宫了。敬德飞跑着到了外朝,果然看到远处许多人拥蔟着沈傲过来,敬德连忙迎上去,道:“殿下留步……”

    沈傲驻足,朝敬德道:“太皇太后醒了吗?”

    


    


下载本站app,《娇妻如云》看最新全本!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