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神道一途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一章 定远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我们推出小说APP了,100万小说免费看;各种乡村、言情等爽文应有尽有。无广告、云书架永不丢失、真人语音听书更刺激!点击下载安装APP》》》

一秒记住【笔趣阁小说网 www.bqg34.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来人止步!”

    一坐朱红高墙大院外,一老一少,一高一矮,两人背着日光,迎面走来。

    远远看去,老的高高瘦瘦,看不出年龄,身上儒袍随风而动,朴实无华,却是给人无尽的压迫感。

    而那小的略微清秀,约莫九岁的童龄,却是安安静静的任由老者牵着手,举步向前,有着不属于他这个年纪的静谧。

    两人还未至近前,却是被红墙院落门外的守门大汉呵斥止步。但那一老一少却是充耳不闻,依旧举步朝前,大有超然物外,不为外物所动之感。

    之前呵斥二人的大汉见此情景,刚欲拔刀出鞘上前阻止来人,却是被身边的另一同伴挥手阻止,脸上带着惊疑不定的神色,打量着已至近前的两人,半晌,才语带颤音,对着石阶之下的两人客气的问道:“来人可是定远侯陆老爷?”

    “正是!劳烦壮士禀告聂老一声,就说陆家陆禀天携幼子陆离前来前来给他老人家请安!”

    那老者对着大汉客气的吩咐道。

    直到这时,另外一位守门大汉才看清来人的面貌。

    一身儒袍,称其为中年儒士反而更为贴切,只是他那犹如刀劈斧凿的俊逸面庞有意无意的透露出一股沧桑之感,远观之下,很容易让人便将他当成一个老者。当他听到陆禀天三字之时,手心一颤,差点没将手握的刀兵掉落在地上。

    “侯爷稍等,小的这就去通报!”

    另外一名大汉赶紧快步朝红墙院落之内走去,只留下之前出声呵斥来人的大汉傻愣在原地,一脸的惶恐!

    陆禀天也不在意,对着他笑笑,算是打过招呼。

    瞧得那陆禀天竟然对自己笑了,留守大汉如沐春风,原本还余些惶恐的心情立马放松下来,挺了挺腰,继续站立在门前,比起之前更加卖力了!

    这时那名叫陆离的孩子抬起了头,看着那高墙院落的气派牌匾,只见其上龙飞凤舞的印有两字,聂府!

    “怎么能让侯爷在门外等候呢,你们真是太没有规矩了!”

    没过多久,一名身着长衫,微微有些发福的中年男子快步从院落中走出,而其身后跟着的正是那名刚刚刚进去通报的大汉。

    “禀天兄!不还意思,下人们不懂规矩,让你受累了!二虎,还不赶快过来给侯爷赔礼!”

    “诶!云兄严重了!陆某来拜访聂老,执晚辈礼在门外等候时应该的,怎么能怪他们呢!”

    陆离挥手阻止了两位大汉的动作,对着来人道!

    “倒是聂某人迂腐了,陆兄里面请,家父已在厅堂恭候多时!”

    “请!”

    说罢,也不再谦让,陆禀天牵起陆离的手便朝红墙之内走去……

    “聂老,禀天这次前来乃是向聂老请罪来了!”

    见过礼,上过茶,陆禀天直接对着大堂之中坐在首位的聂阳聂老爷子拱手,道明来意!

    “哦?”

    坐在首位,聂老爷子老态龙钟,听得陆禀天此话,还欲抚杯品茶的动作明显一滞,浑浊老眼中精光一现,仅一瞬,便已收敛,脸上却是露出一丝疑惑!

    “离儿!”

    陆禀天对着一直静默站立在他身旁的陆离喊道!

    听得父亲召唤,陆离上前一步,至大厅正中,对着坐在首位的聂老拱手作揖,然后便在众人略带疑惑的目光中接着双漆跪地!

    “哗!”

    在场的聂家众人一片哗然,刚才听得陆禀天说来聂家拜访是为了谢罪,他们已经是云里雾里,再见小陆离这番举动,他们更加是莫名其妙,当下便议论开来。

    “这陆离父子搞什么鬼!”

    “莫不是在演先礼后兵的戏码?若真是那样,他陆禀天怕是弄错对象了,他陆家势大,我聂家难道会是泥捏的不成!”说这话的乃是聂家二爷聂东,聂阳老爷子的次子!

    “看看再说吧,禀天不是那样的人!”这人正是刚刚加陆禀天父子接迎进来之人,聂家长子,聂云!

    “聂爷爷,离儿今天前来,不仅是为了给聂爷爷请安,也是为了向聂爷爷赔礼认错的。”

    在众人大感疑惑之际,那跪立堂下的陆离开口道!

    “前些日子,离儿在镇上,将剑一打了,父亲得知此事后非常生气,认为离儿这样做是对聂爷爷的大不敬,所以今日带离儿登门道歉,希望能求得聂爷爷的原谅。”

    陆离说完,紧接着咚咚咚三个响头,再度抬头之时,原本光洁的额头上有了青淤之痕。

    “陆禀天,你什么意思!这本是小孩之间的童稚之事,上不得台面,我聂家本不在意,如今你却拿到这等场面说事,是成心想让我聂家难堪么!”

    这第一个跳出来指责陆禀天小题大做之人便是那聂东,陆离口中的剑一便是他的长子聂剑一,早些日子聂剑一在镇上被陆离给打了,所以才会有今天陆禀天的携子之行!

    聂东话音刚落,所有聂家人的脸上都是有些难看,包括那之前提陆禀天辩护的聂云此时脸色也有些沉闷。

    见此情景,陆禀天并不言语,也不反驳,而是起身望向那一直未表态的陆老爷子。

    陆老爷子满脸的平静,仿佛没听陆离和儿子的话语一般,依旧是那副淡淡的神情,悠然的品着茶。

    半晌,等众人的耐性都消磨殆尽只是才淡淡的打量了陆禀天一眼。

    陆禀天当即虎躯一震,心下暗道:“老爷子虽年逾古稀,但依旧不简单啊!”

    却见那聂老对着堂下的陆离道:“离儿你先起来,你告诉告聂诉爷爷,你觉得你做错了么?”

    陆离并未起身,扭头看了一眼父亲,这才道:“不敢期满聂爷爷,离儿认为剑一确实该打,自觉无错,只是爹爹有命,离儿不敢违背。”

    “离儿!你……”陆禀天大惊“这孩子怎么这么不知乖觉呢!”还欲待说什么,却见那聂老摆了摆手,对着堂下聂家人吩咐道:“去将聂虎叫来!”

    又转而对着陆禀天道:“素闻你次子陆离武道天赋无双,年龄不足双手之数便已突破至举重若轻境,今日也让我老头领略一番他的风采,看看将我孙儿揍得三天下不来床的陆离是否真的如传闻中的那般厉害!”

    “聂老,此事不可!”陆禀天吓了一跳,听聂老的意思乃是要他的长孙聂虎与陆离比试武道,不说那聂虎当真有本事,而它们今日乃是登门请罪来的,目前显然聂老已经很不满意了,若是再弄个什么比试,怕是会更糟。

    “这就是你的诚意?”陆老对着陆禀天冷声道。

    事已至此,陆禀天也不好再多说什么,只能任凭聂老发落了。

    “离儿,你的意思呢,要是你不愿意,聂爷爷绝不勉强!”

    聂老爷子走过去将陆离扶了起来,摸着他的头,脸带笑意的道。

    “全凭聂爷爷发落!”陆离对着老爷子拱拱手,有些小大人的道。

    “很好!”

    ……

    聂家演武堂,这是一块石砖铺砌而成的浑圆空地,正中有着一方石台,约莫三丈宽广。此时石台周围围着不少人,却只有那陆老爷子落座,其他人,包括客人陆禀天极其他一众聂家人均是立于四周,无人落座。

    台上亦立有两人,正是年幼的陆离和那聂虎。

    聂虎是聂老的长孙,聂云的长子。观其面相,约莫十五六岁的年纪,身形已经初具规模,也生的几分俊逸,不过与身前矮他将近两个头的陆离却是形成了鲜明的对比,怎么看,二者都不是一个级别的对手。

    “点到即止,不可伤人!”

    聂老坐在台下,淡淡的道,声音确实清晰的传入在场的每个人耳中,当然主要还是针对台上的两人!

    “小心了!”

    没有过多的客套,聂老话音刚落,那聂虎闪身边上,因为是晚辈之间的比试,所以两人均是赤手空拳。

    而那聂虎并未因为陆离年幼就小看于他,大有狮子搏兔之势。陆禀天在台下看的微微点头,朝聂老爷子看去,眼中充满敬意,“聂家不简单啊!”

    聂虎,转瞬便至陆离身前,没有花哨的动作,躬身一拳轰出,朝陆离面门砸去!

    “哗!”在场的大部分聂家人都是有些不忍的闭上了眼睛!

    “这小身板,要是被砸中恐怕受伤不轻啊,陆家小子,悬啊!”

    “是啊,这陆离天赋再高,也不过九岁,而我们聂虎已经十五有余,更是在半年之前进入举重若轻一境,虽然只是初期,但这明显在实力上不对等嘛!真不知道老爷子怎么想的,为了剑一,这恐怕不值当啊,真要把陆家吃罪死了,对我们聂家也没好处啊!”

    台下众人议论纷纷,台上局势却是瞬息万变,他们想中陆离被击飞的情景并未出现。

    只见陆离左脚点地,右脚虚晃,聂虎拳头未至,他身体便已经朝后倾倒,接着在聂虎惊异的目光中,以左脚为轴,在空中转过一个诡异的弧度,来到聂虎身后,聂虎用力的一圈,却是砸向了空气!

    “翩若惊鸿!”聂虎大惊,这是当年落霞剑圣莫惊鸿的成名身法,今日却是在年幼的陆离身上再现了!

    还来不及反应,聂虎身后破空之声传来,陆离那瘦小的身体跃至空中,双脚合并,犹如离线的箭一般朝聂虎后背袭去,不及转身,聂虎双臂一展,背部的肌肉微凸,任由那陆离踢在背上。巨力袭来,聂虎踉跄前倾,身体失去重心,朝地上摔去,落地的瞬间单掌撑地,借着力道,豁然弹起,转身看向陆离,惊诧莫名!

    这一切均是发生在电光火石之间,很难想象,这会是两个少年之间的战斗!台下众人还未反应过来,便已经成了这番境况!

    “聂虎哥哥,小心了!陆离要反攻了!”

    一声轻叱,带着几分童稚之音。陆离的身形消失在原地,聂虎眼神一凝,竟然寻不到半分踪迹!

    突然出现,却是近在眼前,陆离双手合并,化掌为拳,暗含内劲,瘦弱的身体腾空绷直,犹如一条尖锐长枪,灵动飘逸,直刺聂虎腹部。

    “嘭!”

    一道拳肉相交相交的沉闷之声想起,聂虎甚至还没反应过来,身体已经飞至半空,最后狠狠的掉落在石台之下!

    “蛟龙出海!陆家枪的成名绝技,他竟然以身化枪使出这一招,了不得,了不得!”再看那陆离瘦弱身躯弥漫的气息,赫然已至举重若轻中境!

    台下众人,望着石台之上静静站立的陆离,满是惊愕,就连那一向遇事色淡的聂老也好是脸色剧变,望着陆离,久久不语!

    ……

    ……

    “你可以不娶楚素,娶我的孙女灵心啊!”

    “那怎么行,男子汉大丈夫,必当要言出必行,怎么能朝令夕改呢!”

    “哈哈哈哈哈……!”

    ……

    依旧坐在聂家大堂首位的聂老,从回忆中回过神来,嘴角呐呐:“好个朝令夕改!此子野心不小啊!”

    “父亲严重了,他不过是个九岁的还是罢了,即便有几分本事,但毕竟是个孩子!”一旁的聂云道。

    聂老看了一眼长子,怅然道:“野心这种东西与年龄无关,有实力的人才配有野心,不能说好,也谈不上坏!”

    叹了一口气,又接着道:“此子并非池中物,一遇风雨变化龙啊!定远侯,你有一个好儿子啊,可惜了,我们家灵心无福喽!”

    “爷爷!我才不要嫁给那个陆离呢,他太坏了,灵心一点都不喜欢他!”旁边一个与陆离差不多大的小女孩俏脸微红,腻在聂老怀中,大是不依!

    “好好好!不喜欢他,不喜欢他!”

    聂老看着怀中的孙女,慈祥双目中,满是怜爱,心中叹息:“便宜楚家那个老小子喽!”

    日暮下,背着夕阳,一老一少的身影被拉得老长,在它们身后正是那高院红墙!这两人便是从聂府出来的陆禀天父子。

    “聂爷爷说要把孙女许配给你怎么不答应?”

    “我要是娶了聂爷爷的孙女,楚素怎么办!”

    “楚丫头都没说过要嫁给你,你就这么有信心?”

    陆离咧嘴一笑:“可是我说过要娶她呀!”

    “那朝令夕改呢,你又是从何处学来的?”

    陆禀天一脸慈祥,低头看向儿子陆离。陆离望了父亲一眼,眼神对视,很快又躲闪开来!

    在陆禀天看不到的地方,陆离嘴角轻扬,浮现一抹好看的弧度,眼神之中闪过一丝狡黠。

    他并不回答,只是紧了紧握住父亲的手,很享受此刻的这种感觉。

下载本站app,《神道一途》看最新全本!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