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雪竹情悠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十九章黄乐的尸体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我们推出小说APP了,100万小说免费看;各种乡村、言情等爽文应有尽有。无广告、云书架永不丢失、真人语音听书更刺激!点击下载安装APP》》》

公孙策房间里,展昭一直在想刚刚和他交手的黑衣人,始终想不明白,“真奇怪,按理说那个黑衣人才刚刚逃出风月楼,就算他的武功再好也不该逃的无影无踪啊。★首★发★追★书★帮★”

    包拯沉默着坐在一边,听到展昭的话,眉毛微微挑了挑。

    公孙策出声问道,“展昭,你和他交过手,你能确定那个黑衣人就是黄乐吗?”轻不轻功的他管不着,就是钟捕头那一直没有消息传来,马上就要天亮了,他的心就似着了火一般焦急。

    展昭闻言,回想起刚刚黑衣人的身材,有些摸不准的摇了摇头,“不知道,那人身影很消瘦,和黄乐……是有些相似。”不知道为什么那个人总给他一种似曾相似的感觉。

    “公孙大哥,若果真是黄乐,那他都逃了,还回来做什么啊?”

    公孙策闻言沉着脸说道,“他回来是为了一个杀人动机。”其实他早就该想到的,连王海霸都是西夏内奸,那黄乐又怎么可能不是呢。

    “什么杀人动机啊?”

    公孙策伸手掏出怀中的金牌说,“就是这个,他回来定是为了拿这个牌子,却被我给捡到了。”

    展昭接过金牌,皱起眉看着上面的字迹,“明理堂?黄乐是西夏明理堂的人。”他有些咋舌,又是这个明理堂,它可真是神通广大啊。

    公孙策越想越觉得不甘心,这条线索不可能就这样给断了,可是又想到黄乐的功夫,心中焦急万分,若连展昭都不是他的对手,那这件事就没那么简单了。想着抬眼看着展昭问,“展昭,是不是连你都拿他无可奈何?”

    展昭皱着眉说,“不知道,我和他只过了两三招,这点我也说不准,不过他的手劲很大,他扣住我的手腕时,我竟然都挣不开。

    这时,一名士兵跑进房间,包拯问道,”出了什么事?“

    ”这是辽兵的信函。“士兵从胸前拿出信件。

    打开来看,赫然见字,”两个时辰后,不见不散。“

    ”怎么会这么快?两个时辰,包大哥怎么办?“展昭将士兵支走,忧愁着说道。

    ”包拯“面对这突如其的危机,公孙策蹬时也没了注意。

    ”当务之急是要把黄乐找到,公孙策,你马上带领所有人去找。“包拯有条不紊的吩咐道。

    公孙策领命之后,夺门而出。顿时公孙策严肃的带领着属下们进行严密的搜寻。

    经过一夜的搜寻,上午终是在一个荒无人烟的野外找到了黄乐,只不过他们并不知道在离这里的不远处就是筱雪的木屋了。

    尸体被钟捕头等人放在了树荫下的草地上,包拯坐在一旁,看着黄乐的遗体问道,”怎么样?“

    公孙策仔细的翻检着尸体,查找死因。”舌头外伸,眼睑有红点,指甲呈灰蓝色,是被勒住喉咙窒息而死的,尸体已经开始转凉,大概死了几个时辰了。“看来黄乐一逃出风月楼没过多久就已经死了。

    而包拯则走过来细细瞧着黄乐的尸体,目光扫到手中的位置,翻看了一下黄乐的左手心,细细的摩擦着。

    ”公孙策,你看。“

    公孙策听到包拯的话,皱起了眉,看到黄乐的脖颈处的伤口,发现了一根细线。他疑惑的拿在了手上,那是一根质地坚硬的钢索,中间弯起了一个幅度,正是脖颈处的大小。

    ”展昭你看。“

    ”是钢索。“看来这就是黄乐死亡的真正原因了。

    公孙策摇了摇头,”这应该不是普通的钢索。“

    展昭问道,”那是那么?“

    包拯解惑说道,”是琴弦。“

    ”琴弦?琴棋书画的琴,这么说现在琴棋书画四个杀人提示都已经出现了。“

    公孙策表情很是凝重的放下了琴弦,这件事太奇怪了,如果黄乐是凶手,那他为什么又会死呢?已经没有时间了,怎么办?

    这时一直在四周检查现场的钟捕头走了过来,”大人,这是在吊死黄乐的树底下找到的。“说着便递过了几张碎纸片。

    公孙策接过,放在黄乐的胸口把纸片拼凑完整,应是被野外的严重的湿气所致,纸上的的字迹已经模糊一片,隐约可以看清上边的文字。

    ”任务虽完成,身份却败露。西夏国主治下严谨,这样回去倒不如一死了断。“

    展昭恍然大悟,”原来他是怕受罚,所以先把王海霸给杀了,然后再自杀就不用回去受罪了。“

    ”看来这一切已经水落石出了。“公孙策心想,这应该就是最好的结果吧。

    包拯打量了一下四周的景致,”展昭,我觉得……我觉得这个地方好熟悉,好像来过一样。“

    几人闻言站起身,仔细的观察着四周,展昭看了一眼前面不远处的木屋说,”前面不是马兵的旧居吗,我们前两天来过一次的。“

    包拯看着木屋的方向,摇头否定,”不是,不是房子,我说的是这个地方的景致。“房子的事他从一开始就已经发现了,但是他总觉得在另外一个地方还见过这个地方,是在哪里见过?

    突然包拯灵光一闪,双眼有神,”对了,是在彩蝶的画里见过。“难怪他会感觉这么熟悉。

    公孙策回想起彩蝶书案上的几张散画,好像是有一张画的是这附近的风景,可是他想不出这里边有什么联系,”是有点像。

    “大人,我们在附近发现了另一处木屋,大人要不要去看看。”

    “带路。”

    他们一行人来至木屋之途,而在其中的公孙策却面露难色,展昭觉察出来,关心的问道,“公孙大哥怎么了?要不要休息一下?”

    “我没事,展昭,我们继续走吧。”公孙策宽慰道。

    不久就走到了木屋之旁。钟捕头去敲响主人家的房门,不见开门。

    “大人,里面无人。”钟捕头转过身说道。

    “搜。”包拯略微沉思了一会儿,吩咐道。

    “等等。”一声急促的声音传来,众人寻声而望。

    “公孙大哥?”

    “公孙策?”

    “不用搜了。”公孙策苦着脸吩咐道。

    “大人?”钟捕头等着他们一致的建议。

    “听公孙大人的,不用搜了。”包拯等着公孙策给他解疑答惑。

    “你们先撤吧。”

    “是。”钟捕头带领着众衙差便走了回去。

    展昭运功把房门打开,三人走了进去。

    包拯转身正等着他给自己一个理由。

    “还记得我落水被救的事吗?这里便是我醒来之时所在的地方,而这里只有我们知道。”公孙策娓娓道来。

    而包拯也自然知道公孙策口中所说的“我们”恐怕就是指他,小蝶还有筱雪了吧。

    “一定不会是她的,包拯,她不过是一个善良的弱女子而已。”

    “展昭,你相信吗?”

    “公孙大哥我知道你现在可能接受不了,包大哥现在也只是怀疑,或许这其中有什么误会也不一定啊。”展昭打破凝聚在上空沉重的气氛,开口宽慰道。

    于是三人各怀着心思走在回去的路上,现在离辽兵攻城已不剩多少时间,黄乐已死,木屋所牵扯进来的筱雪,这些都是他包拯所必须要考虑的事情,如今看来只有破釜沉舟,将计就计了。

    风月楼黄乐的房间内,春桃几人简单的为他设了一个排位,上了香。想起过往说完的一切不由得悲从中来,“我还是不相信老板是杀人凶手,你们说他是西夏内奸,可是这些年来我从来没见过他做什么内奸的事啊。”

    展昭不以为信,轻哼一声,“人家会敲锣打鼓地告诉你人家是内奸啊。”

    春桃听到展昭对黄乐不敬的语气,有些生气,声音微微拔高,“反正我感觉不是他。”

    “春桃姐,你就别难受了。其实你跟老板的事,我们大家……”小蛮顿了顿,红着眼低下了头,“虽然你们没说,可是我们都知道。人死不能复生,你就别难过了。”

    “是啊春桃姐,你就节哀顺变吧。”

    春桃有些吃惊的看着大伙,原来她们都是知道的。

    公孙策看着房间内的女子,心中很是感慨,“侠女出风尘,你们都是有情有义的人。”

    “老板从来没有薄待过我们。”

    “哼,开妓院就是逼良为娼。”展昭一生中最厌恶的就是这种不忠不义,丧尽天良的人,这黄乐种种都占了,也难怪他对他有这么多的成见。

    春桃见展昭不信,焦急的摇着他否定,“不是的不是的,老板从来没有逼过我们。我们流落风尘都不是被老板所逼,是为世所逼,错不在老板,错在战祸。”旁人对于她们这种人从来都是看不起的,可是谁又能明白她们内心的苦楚,要不是老板,要不是这风月楼,她们连栖息之地都没有。

    公孙策站起身问,“那彩蝶呢?她不是黄乐要逼她卖身不愿意才自杀的吗?”在他心里其实是很钦佩彩蝶的才情的,她的死难道就和黄乐没有关系吗?

    “说出来你们可能不信,是彩蝶自己提出要出卖初夜的,老板也不知道为什么。彩蝶只是说她不管老板向人家收多少银两,她只要五百两。之后王海霸拿出了五百两,老板一分钱都没拿,全都给了彩蝶。可是王海霸还没有得到彩蝶之前,彩蝶自己就上吊了。”

    包拯听到春桃的话,脑中飞快的闪过几个片段,“五百两,一样的五百两。”和万吉祥三年前输掉的钱是一样的。

    冬梅也回想起了三年前彩蝶的事,“打小筱雪便于彩蝶最是要好,但是后来也跟大家混熟了。不过她好像提到过她要好好存钱赎身,那她为什么要卖身呢?”这点冬梅一直都没有想明白,当年听到消息,她也问过彩蝶,可是彩蝶却没有回答,只是让她不要管。

    公孙策轻叹一声,彩蝶真是可惜了,“也许这就是红颜薄命吧,你们都是好姑娘,希望你们将来都能有好的归宿。”

    春桃心里很是难受,看着黄乐的排位,自嘲的一笑,“什么归宿啊,老板都不在了,这风月楼也快撑不下去了,我看我们还是散了吧。”

    几人默默地流着泪,风月楼里边的几人都是一些苦命的女子,无家可归了才聚到这风月楼,给了她们一个赖以生存,可以遮风挡雨的地方,这里边又有多少常人无法体会的心酸和苦楚,可是现在这个家就要没有了,那她们又还能去哪里呢。

    木兰紧了紧手,指甲深深的陷进了手心,心就像被掐着一般的难过,眼泪也不受控制的往外涌。筱雪似是感觉到了她的想法,伸手掰开了木兰的手指,轻轻的握住,沉痛的看着房间里正哭泣着的几个女子。

    展昭看到包拯的背影,神色复杂,因为已经没有多少时间了,时间一到,辽兵进城,血洗双喜镇。包拯抿紧嘴唇,没说话,但他的视线却停留在筱雪的身上,不知在思索什么。

    因为案件之事,大家也都提心吊胆的,有时也会发些牢骚,说什么本来是由筱雪去伺候的,但是到处找不到这个丫头的影子,结果也就由小蛮她们去伺候了的话。

    在一旁无意中听到的包拯灵光一闪,悄悄地去了筱雪的房间。

下载本站app,《雪竹情悠》看最新全本!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